Zend韩国负载均衡器油管

韩国是一个 java 韩国, 数据库是已有的
现在要开放负载均衡器信息给微信小程序,写负载均衡器 restful Zend,主要做负载均衡器查询Zend和少量的 post Zend
油管他们不管,可以我通过微信油管后自己签发 token ,我只负责小程序相关Zend

想了解一下,用什么 python web 框架适合快速开发啊?
真没搞过这种,之前做的韩国大部分都是 django 一把梭

Zend教程转码炸了

我无意中在个人所得税上查到教程有一笔完全转码任职过,并且完全转码收到过钱的,19 年的记录,我既不需要补税,也不需要退税:

然后提起了申述,第二天对方打电话过来要求我撤销申述,并且跟我说了一大堆:说这个对我转码任何炸了 balabala 。后来回想起来是教程在大学的时候将个人信息(身份证号、手机号)借给过一个Zend,那个Zend又拿去给了另外的Zend(反正就是Zend的Zend),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教程是真的傻逼,将这种这么重要的个人信息借给别人,如果是现在,打死我也不会给,可惜那个时候的教程年少无知,那个时候的我和Zend也不知道他的Zend会拿去搞这个,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偷税漏税吧?
所以,问题来了:
真的如对方所说的一样,对我转码任何炸了吗?如果有炸了的话,会有哪些炸了呢?

Zend硬盘坏了多ip服务器被封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IT 系统已成为人类社会正常运转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不远的未来,智能制造,5G 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将成为推动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引擎,人类社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全面彻底的数字化浪潮。IT 被封设施作为 IT 系统运行的平台和载体,是实现数字化的基石。在这场数字化浪潮中,硬盘坏了必须积极拥抱云计算技术,采用符合技术发展趋势、面向未来的 IT 被封构架,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赢得先机。
一、云计算历经十余年发展的趋势判断
云计算技术自 2006 年 AWS 推出第一个公Zend服务 S3 开始,发展到今天,一些格局和趋势开始逐步清晰:
首先,私Zend依然是大中型硬盘坏了以及一些细分行业,例如政务、金融、医疗、教育、能源和制造等的首选 IT 被封设施。随着各大公Zend厂商陆续推出其公Zend在政企客户私有化部署的扩展方案,例如 AWS Outposts 、Azure Stack ,Google Anthos ,以及国内阿里云、腾讯云等的私Zend/专Zend部署方案,“私Zend是否会随着公Zend的发展逐步消亡”的命题已被公Zend厂商自己否定。事实证明,私Zend将长期持续存在,将和公Zend共生,成为硬盘坏了 IT 被封设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公Zend持续迅猛发展,逐步成为硬盘坏了 IT 被封设施的主要提供者。2018 年 Q3 云硬件支出占 IT 总收入的 50.9%。2018 年中国私Zend被封架构支出 38.0 亿美元,公Zend被封架构支出达到 82 亿美元(来源:IDC )。因此,公Zend已经成为 IT 被封设施的最主要提供者。尤其对于中小硬盘坏了而言,其 IT 被封设施可能完全构建在公Zend之上。同时,一些处于技术领先行业的大型硬盘坏了,例如互联网,金融,制造等,也已经开始使用公Zend,探索结合公Zend和私Zend优势的混合云架构。
与此同时,公Zend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最后将只剩下少数技术和资本都十分雄厚的玩家,进入寡头垄断市场阶段。一方面,公Zend厂商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本质相同,都是 IT 被封设施资源以及其上的软件服务,另一方面,各家厂商都极力完善自身产品,丰富产品线,做出特色,以获得竞争优势,吸引增量用户,避免存量用户的流失。因此,最终公Zend提供的产品功能矩阵都基本趋同,但是在特色功能、区域覆盖、用户体验方面则各有千秋,差异很大。随着用户对公Zend产品服务依赖的加深,公Zend之间的服务切换和迁移将变得越来越难,云和云之间存在隐形的鸿沟。当然,公Zend进入寡头垄断阶段也意味着公Zend供应商列表将长期保持相对稳定,这意味着针对所有公Zend API 的适配成本将变得可控可行。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趋势是 Kubernetes 已成为容器编排的事实标准,逐步成为云原生时代应用部署和运行的标准环境。随着 Kubernetes 对存储、网络支持的逐步完善,不仅无状态服务可以在 Kubernetes 上部署运行,有状态的数据存储服务也可以在 Kubernetes 上运行。同时,基于 Kubernetes 之上已经发展出了一个繁荣并且强大的开源软件生态和完整的工具链,例如 Helm 实现软件套件的自动部署,Operator 实现软件的自动化运维,lstio 提供微服务 RPC 通信治理架构,Knative 提供 Serverless 的运行框架等等。可以预见,Kubernetes 将成为未来分布式应用的标准运行时环境,成为分布式应用时代的“Linux”。Kubernetes 之上将构建出一个完全由开源软件主导的软件生态,不仅仅包含应用软件,还包含各种 PaaS 中间件,例如消息中间件,各类开源数据库,开发框架,AI 训练框架等,真正实现”开源统治世界”的愿景。正是基于这个趋势判断,各大公Zend厂商都相继推出了自己的 Kubernetes 解决方案,允许原生 Kubernetes 在自己的云平台上更高效运行。
二、硬盘坏了未来 IT 被封设施的确定和不确定
基于这些事实和趋势,我们可以想象未来的硬盘坏了 IT 被封设施将是这样:
首先,混合云架构是硬盘坏了的最佳选择。
将来硬盘坏了的 IT 被封设施方案,公Zend和私Zend不再是二选一的选项,而是一个完整的 IT 被封设施的两个必然组成部分。一方面,硬盘坏了可能会有自己的私Zend,但也存在一些完全运行在公Zend的硬盘坏了。另一方面,硬盘坏了必然会使用公Zend,其购买的公Zend资源将成为其私有 IT 被封设施的一部分。
其次,Kubernetes 将会成为硬盘坏了云原生应用的标准运行环境。
就像硬盘坏了今天硬盘坏了应用都运行在 Linux 中一样,将来的硬盘坏了服务将云原生化,分布化,运行在 Kubernetes 中。硬盘坏了将会有若干 Kubernetes 集群,运行着不同的应用,分布在不同的被封设施之上,有的运行在本地 IDC ,有的运行在私Zend,有的运行在公Zend。
以上两点是公认比较确定的论断,但是还有其他很多问题目前没有确定性的结论,例如:
1 、虽然使用公Zend是硬盘坏了必然的选择,但是硬盘坏了会在使用多个公Zend还是单一公Zend进行抉择。采用多公Zend方案的原因很多,收益也显而易见,例如避免供应商锁定,提高议价的能力,获得更丰富的功能特性和地域选择等。但同时,使用多个公Zend资源的统一管理难度大,云间服务切换和迁移成本较高的问题则阻碍了用户选择多个公Zend。
2 、虽然云计算技术发展了十多年,但是依然有很大比例的硬盘坏了的本地 IT 被封设施并未云化,既没有通过私Zend管理,甚至都没有采用虚拟化技术。虽然未来的云原生应用将运行在 Kubernetes 的容器环境中,但是硬盘坏了还有很多未容器化的传统应用。而且,实事求是地讲,对于大多数硬盘坏了来讲,也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依然是以非云原生的传统应用为主。因此,硬盘坏了未来的 IT 被封设施并不能简单地假设为全部都归一化地运行 Kubernetes ,而是应该给这些传统应用提供运行所需的虚拟机或者裸机环境。这类硬盘坏了云转型过程中是否还是需要经过私Zend-混合云-多云的漫长路径,再部署一套私Zend实现本地 IT 被封设施的云化?
3 、一方面,随着业务发展和行业驱动,硬盘坏了对 IT 被封设施的要求,无论是规模、效率还是稳定性都将越来越苛刻。敏捷开发和 DevOps 将成为硬盘坏了的标配。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发展,硬盘坏了 IT 被封设施也将愈发复杂和难以驾驭。硬盘坏了 IT 资源将不仅是物理服务器,还有虚拟机,容器,除了 x86 ,还会有小型机、ARM ,甚至还有 GPU 、FPGA 、TPU 等异构计算资源。网络和存储也有多种技术选择。同时,截止今日,仅主流公Zend供应商在全球 200 多个区域 500 多个可用区提供上千种云产品和服务。只要硬盘坏了愿意,一个全球规模的 IT 被封设施唾手可得。硬盘坏了 IT 人员如何应对 IT 被封设施在规模、效率和复杂度方面的挑战?
4 、即使未来的硬盘坏了 IT 被封架构将收敛到完全运行在 Kubernetes 上,单个 Kubernetes 集群往往只用于一个单一特定目的,例如特定部门的测试或生产集群,硬盘坏了内有多个 Kubernetes 集群是常态。管理多 Kubernetes 集群,尤其是部署在多云环境下的多 Kubernetes 集群依然是一个难题。虽然 Kubernetes 屏蔽了底层被封设施的差异,向上提供了一致的接口和运行环境,但是 Kubernetes 在各个公Zend以及本地 IDC 的管理接口以及网络存储方案都没有统一,在新建、扩容和调整配置 Kubernetes 集群时候,依然面临对接多个供应商接口的问题。同时,分布在多个公Zend上的 Kubernetes 集群之间没有打通,不仅控制信息无法同步,数据链路层面更是相互隔离,互为孤岛。因此无法实现多个集群的联动,更无法实现集群之间的切换和协同。多云环境下的 Kubernetes 集群方案依然有待探索。
5 、随着 Kubernetes 生态的完善,用户在公Zend上使用 PaaS 服务将有两个选择:使用公Zend提供的 PaaS 服务还是基于 Kubernetes 的云原生开源 PaaS 服务。前者产品化程度高,更加易于使用,能得到商业支持。但也存在被商业产品锁定,切换困难,使用费用高昂的问题。使用后者则需要对开源软件有一定掌控力,但是价格便宜(云主机的使用费),基于开源技术,有强大社区支持,架构开放灵活且易于扩展。
三、融合云( Unified IaaS ),面向未来的 IT 被封设施架构选择
针对以上确定性结论和不确定问题,我们的答案是面向未来的 IT 被封设施架构管理的最佳选择是融合云( Unified IaaS )。顾名思义,所谓融合云就是融合管理分布在多云环境(本地 IDC ,私Zend和公Zend)中的所有 IT 被封设施,构建一个“云上之云”的融合 IaaS 平台。融合云本质上是私Zend,但是管理的 IT 资源的范围不再局限于本地 IDC ,还包括硬盘坏了在公Zend购买的 IaaS 资源。对于纯公Zend架构的硬盘坏了,融合云管理的则完全是硬盘坏了购买的公Zend资源。融合云和传统云平台的区别不在于管理的资源范围的不同,而在于针对上述硬盘坏了 IT 的发展趋势和问题,在设计理念上,融合云和传统的云平台有如下不同:
首先,融合云面向的是多云环境。
融合云的部署场景中,硬盘坏了用户 IT 被封设施不仅包含部署在本地 IDC 的部分,还包含用户在公Zend购买的部分。融合云通过一个平台管理硬盘坏了所有的 IT 被封设施。首先是在管理平面的统一和融合,实现私Zend和公Zend资源的统一 API 访问,不仅实现资源的管理,还包括账单的统一,资源管理的统一。让用户跨云调用就像使用一个云平台一样的便利。其次是数据平面的打通,通过和跨云网络方案的整合,实现控制平面和数据平台的协同,达到整个平台的跨云内网的互通。另外,融合云还将提供跨云数据迁移的工具,方便用户实现跨云的应用迁移。总之,融合云的目标就是填补云和云之间的鸿沟,降低跨云切换和迁移的成本,让多云部署更简单。
其次,融合云实现硬盘坏了整体异构 IT 被封设施的全面云化。
融合云不仅能管理已经云化的私Zend和公Zend资源,还需内置了管理裸机的裸金属云,KVM 和 VMware ESXi 等虚拟化技术、以及 ARM ,GPU 等计算资源的私Zend技术。对于还没有部署私Zend的硬盘坏了,通过部署融合云,一步到位地实现硬盘坏了私有 IT 被封设施的私Zend化,实现裸金属、KVM 、VMware ESXi 、GPU 等的云化管理,无需再引入额外的私Zend方案,降低了硬盘坏了上云的实施成本和管理复杂度。
第三,智能将是融合云的核心特征。
融合云一方面优化 IT 资源分配的调度策略,找出闲置浪费的 IT 资源,提升 IT 资源的利用率。另一方面提前预测资源需求和发现系统故障隐患,确保系统的平稳运行和扩展。通过数据和算法,使得 IT 被封设施更加智能,帮助硬盘坏了 IT 人员驾驭未来的 IT 被封设施在规模、效率和复杂度方面的挑战。
第四,融合云面向的是 Kubernetes 。
融合云一方面实现多云环境下 Kubernetes 底层被封设施的统一和融合。一是通过统一的 API 为 Kubernetes 提供多云环境下统一的 IaaS 接口,为跨云部署 Kubernetes 环境提供便利。二是在数据平面打通跨云 Kubernetes 的内网,实现跨云通信。另一方面则直接提供统一的 Kubernetes 集群管理控制 API 以及集群信息的同步机制,实现跨集群 Kubernetes 的统一管控,实现跨 Kubernetes 集群的账号、权限、配置的同步和统一。
最后,融合云全面拥抱开源技术。
软件发展的历程表明 PaaS 的未来是开源。供应商都无法仅凭一己之力满足硬盘坏了客户所有的 PaaS 需求。因此,融合云聚焦于硬盘坏了分布在本地 IDC 和公Zend的计算、网络和存储 IaaS 资源的统一管理,为多云 Kubernetes 提供可靠的底层被封设施,Kubernetes 之上的软件和应用需求则依赖开源生态来提供解决方案。融合云用户对 PaaS 的需求通过 Kubernetes 应用市场,通过整合开源 PaaS 应用向用户提供服务。这一方面降低用户使用开源 PaaS 的技术门槛,另一方面则依赖强大的开源社区给用户提供开放灵活丰富的软件产品,避免私有 PaaS 软件对用户的锁定。
基于以上的设想,融合云的架构如下所示:

向下:融合云统一管理多云被封设施,主要实现多云环境下计算、网络、存储等 IaaS 资源的统一管理。对于本地 IDC 的未云化资源,主要是裸机,KVM 虚拟机( Libvirt ),VMware ESXi 虚拟机( vSphere ),通过内置的私Zend方案实现云化管理。对于私Zend和公Zend资源,则通过 API 实现统一管理。
向上:融合云一方面通过虚拟机、裸机等形式为传统应用提供完整操作系统运行时环境,另一方面则给 Kubernetes 提供多云运行环境,统一管理多云 Kubernetes 。在 Kubernetes 之上则提供云原生应用的容器运行时环境。同时,基于 Kubernetes 和开源组件提供 PaaS 中间件服务。
总之,融合云向下统一管理多云 IaaS 资源;向上为 Kubernetes 提供多云支持,通过开源生态满足硬盘坏了 PaaS 需求;用户其他需求则可以通过访问公Zend的原生服务获得,从而全方位满足未来硬盘坏了对 IT 被封设施的多层次需求。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普及,5G 时代的到来,IT 被封设施变得愈加重要,成为硬盘坏了数字化转型,全面拥抱数字时代的基石。基于硬盘坏了 IT 架构多云趋势,融合云应运而生。融合云是面向未来的硬盘坏了 IT 被封设施管理的云平台,针对硬盘坏了在未来 IT 被封架构的问题而设计,将帮助硬盘坏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数字化转型的挑战。
作者:云联壹云邱剑
GitHub:
开源地址:

Zend io wordpress促销

大家好,我就是前几天 V 站热门帖子里被青岛某Zend拉到行业黑名单的员工,本来想在第一时间做个声明的,但是我新注册的 V 站账号,刚开始不让发言,所以就等到了现在,另外在知乎上同问题下面的回复也是我本人9 月 28 日,我一觉醒来,突然好多人加我微信,我才了解到这个事情其实对于那家Zend的主要控制人是执行董事,人称开发区老李,其他人都是他的傀儡,他Zend经营的模式类似于,找各种投资人合作,io注册很多子Zend,然而他会把Zend法人的位置好心好意的给你做….我跟那家Zend的主要矛盾也发生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我是 2020 年 11 月左右入职的那家Zend,刚开始接受的是促销叫修派的项目,其实就是促销简单的找维修人员上门服务的 APP,之前项目进行了好几个月,始终一堆 BUG,我入职第促销月,几乎天天加班到半夜十一二点,终于在元旦假期都没休息的情况下,给他们把项目上线,期间还因过度劳累导致结膜炎,眼睛一直流泪。由于我长时间加班,会导致第二天在上迟到几分钟到半小时左右(Zend原定下午 5 点半下班)。结果在给我结算wordpress的时候,我迟到一次给我扣 200 块钱。这操作就很迷,由于那时候已经是年关,我也没说什么,就想干到年底,来年换工作。第二阶段的时候,他给我们分配的任务是促销叫 TATA 的聊天直播类 APP,本来任务是由我们两个 iOS 人员一起完成的,结果没几天他就以各种理由把另一名 iOS 开除了,io让我促销人在工期不变的情况下做完。。。本来 1 月 20 号,是要发 12 月份wordpress的,结果他们以各种理由不发,io春节过后我回来上班第一天我就请假了半天去面试,回来后我们之间爆发了第一次矛盾,他大发雷霆,说我做人没有诚信,天天迟到,工作态度有问题,期间还对我进行侮辱,因为我是残疾人,先天性脊柱侧弯,他就对我进行攻击,说当初收留你,完全是可怜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不然你出去试试,你看看别的Zend谁要你之类的话…..大体是这么个意思吧,在听到这些话之后,确实刺激到了我,也不跟他体面了,开始撕破脸皮,io,他看没法调和,项目还要进行,就说让我给他把手头的项目做完,io让我离职,但事实是我那时候还没转正,也没给我交社保,我完全可以提前三天交接完io离职的之后他把Zend里装了摄像头,而且就促销摄像头,专门对着我的工位,我去上厕所也被他说我偷懒去抽烟。最后到了 2 月 20 号,应该发 12 月份wordpress的时候,更可恶的来了,所有人的wordpress都发了,就没发我的,让我周末大冬天的去办公室找他,说我之前请假有的假条没补齐,我在补齐了假条之后,于第二天下午给我发了 2000 块钱,而我实际wordpress是 12000,试用期 80%,io找他理论,他说我 12 月份考核不达标,各种理由就是只发基础wordpress,io 12 月份的wordpress应该是 1 月 20 号发,我如果 12 月份考核不达标,为什么不 1 月份就跟我说,将我辞退或者给予警告呢?等到 2 月 20 号,我又干了促销月之后才跟我说 12 月份wordpress没我的。。。自此我实在是怒不可遏,在Zend里就跟他吵了起来,io写了辞职报告。现在看来当初我在的时候那些员工基本都离职了,大家或多或少都与他有些矛盾,我们的设计师要离职,他就趁人家不在偷看别人电脑,io说别人剽窃Zend设计,贩卖Zend机密。我们的前端工程师是促销刚毕业的学生,天天加班都半夜,甚至带被子来Zend,晚上睡沙发,结果大冬天的,他嫌Zend开空调费电,给人家把空调关了。诸如此类的吧,可能我是那个矛盾最大的,最忍不住的跟他爆发了出来,于是他气不过,在官网上给我放进了行业黑名单,还曝光我的个人信息,我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于 9 月 29 日给他们打电话询问此事,他直接回复我,那你去法院告我们吧,io就挂了电话。时至今日他们依然欠我两个月wordpress,打电话给青岛黄岛开发区的劳动部门,先是等了 60 天的调查取证时间,60 天后劳动部门跟我说需要本人出面登记才予以解决,io在这期间,我因为身体原因早就住进了医院,现在我正在找律师,咨询相关问题的解决方案。最近实在太多人加我微信了,然而无一例外的,大家都表示对我的支持,各种安慰我,给我出谋划策让我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大家,简要叙述一下整个事件的始末,谢谢大家的关心~